孟加拉制衣业压力山大:欧美零售商削减订单,工厂在为生存而战

孟加拉制衣业压力山大:欧美零售商削减订单,工厂在为生存而战
2021年2月27日 No Comments 牛仔新闻 hjbuye

据路透社报道,欧洲和美国的服装零售商坐拥过剩库存,正在削减春季订单。采购代理商面临着延迟付款,位于孟加拉国的服装厂处于停产状态。

全球服装业在艰难的2020年步履蹒跚,新一轮的新冠封锁和参差不齐的国家疫苗推广让其复苏的希望破灭。一些主要的零售商仍在为去年的衣服发愁,往常这些衣服在平时清仓大甩卖时就已经卖光了。英国连锁店Primark对路透表示,该公司在2020年春夏库存价值约为1.5亿英镑(约13.3亿元人民币),秋冬库存则为2亿英镑(约17.72亿元人民币)。

为了表明积压的规模,麦肯锡(McKinsey)咨询公司表示,全球商店和仓库中未售出的服装价值在1400亿至1600亿欧元(约1.24万亿元至1.41万亿元)之间,是正常水平的两倍多。英国的玛莎百货(Marks & Spencer)和德国的雨果博斯(Hugo Boss)表示,他们今年春季系列的订单比往年要少。

萨克斯第五大道精品百货(Saks Fifth Avenue)前总裁Ron Frasch表示,零售商们正在保持较小的销量和紧张的交货期。他现在是私募股权公司Castanea Partners的运营合伙人,该公司与许多服装品牌合作。Frasch说:“现在大部分品牌的出货量都非常紧张,代理人也非常紧张。我想大家的采购都非常保守。我知道很多人都迟迟没有付款。这是肯定的。”

总部位于香港的采购代理公司利丰(Li & Fung)向路透表示,一些零售商曾要求延迟付款,但拒绝提供细节。利丰在50个国家为包括全球零售商在内的零售商管理超过1万家工厂。

因此,痛苦流向了主要的服装制造中心,如孟加拉国,这些国家的经济依赖于纺织品出口。工厂正在努力维持运营。

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商和出口商协会调查的50家工厂表示,由于欧洲大部分地区圣诞前的封锁,以及1月份的另一场封锁,对他们的业务造成了严重打击,它们本季度接到的订单比往年减少了30%。位于孟加拉首都达卡的工厂老板Shahidullah Azim说:“订单通常会提前三个月到达。但3月份没有订单。”他的客户包括北美和欧洲零售商。

他说:“我们正在以25%的产能运行。我有一些订单,可以让工厂运行到2月份。在那之后,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会怎样。很难说我们将如何生存。”

Miran Ali是亚洲六个国家制造商联盟Star Network的代表,他在孟加拉国拥有四家工厂,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。Miran Ali在首都达卡告诉路透社记者:“在这个时间点上,原本我们的生产订单至少在3月份之前应该是完全满的,秋冬季的订单也已经开始。而现在纵观全局,这来得很慢。”

达卡另一家为全球零售商生产服装的工厂老板Asif Ashraf说,调整起来很艰难。“我们已经生产出了面料,我们准备缝制服装,但他们却说订单被搁置了。”

纺织品回收公司Parker Lane Group告诉路透社记者,由于门店关闭可能持续到夏季,一些零售商在下新订单之前,正试图尽可能多地出售多余库存。一位首席执行官Raffy Kassadjian表示,他的企业从平均每月处理150万件过剩服装到1月份超过400万件,这是其有史以来最繁忙的一个月。

根据欧睿信息咨询公司(Euromonitor)的数据,去年服装行业形势严峻,销售额较2019年下滑了约17%。未来是不确定的。对2021年的估计从麦肯锡的销售下降15%的悲观预测到Euromonitor的恢复11%都有。

那么有没有亮点呢?疫情封锁期间的睡衣热潮正在提供一些小的缓解。玛莎百货首席执行官Steve Rowe说:“如果你想知道伟大的英国公众在做什么——他们又开始穿睡衣了。”而雨果博斯也暗示了同样的现象,称该公司已“精简了我们的经典商务装系列,扩大了休闲装系列”。

但对一些工厂主来说,这并不是什么安慰。达卡的Ali阿里承认:“睡衣的需求空前高涨。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做睡衣!”

About The Author

Leave a reply